酷狗资讯网
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中心 > 钓鱼+兴化0523 > 正文
蒙古大军横扫欧亚大陆的秘密
2019-09-27 14:45
呼市白塔机场陈列的蒙古族生活场景,马鞍是蒙元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  在冷兵器时代,马是游牧民族最重要的交通工具。蒙古族素有“马背民族”之称,他们从幼年时期便开始学习骑马,哪怕岁至花甲,只要还能上马背,他们依然不愿舍弃策马奔腾的潇洒自由。

  四季变幻的风云雪雨滋养着蒙古草原,曾几何时,这片沃野千里的土地上孕育了一代天骄成吉思汗。他率金戈铁马横跨欧亚大陆,至今仍为后世传颂。重骑的传统缔造了蒙古民族特有的马背文化,马鞍的发明,使得蒙古民族能够经年累月地在马背上追风逐日。

  马鞍是草原重要的文化代表与艺术符号,也是记录蒙古族历史发展的时光机,没有它,蒙古族犹如车之失轮,鸟之失翼,没有它,就没有蒙古族跃上马背横扫欧亚的辉煌战功。

  自古骏马配英雄,而英雄与骏马之间,是靠马鞍连接在一起的。骏马地位的崇高,亦造就了马鞍的身价。

  雕鞍未解玉骢骄,人依马衬、马靠鞍装,在草原上,人们往往以马鞍的精美程度来判断骑手的身份与地位。

  马鞍种类繁多,较常见的主要为金马鞍、银马鞍、铜马鞍、景泰兰马鞍、檀香木马鞍,当然,金马鞍、银马鞍是以马鞍的装饰而言,并非指代马鞍整体用金银制成。

  在分类上,按照马鞍的制作精美程度,可将其分为实用型、豪华型。若按使用类型来分,则可分为赛马马鞍、狩猎马鞍、战争马鞍。

  不同的分类使得马鞍在制作的工艺上差别迥异,这也造就了马鞍从种类到样式的丰富性。

  想要制作一具精美绝伦的马鞍,其艰巨程度远非常人所想。在制作过程中,角度、宽窄、弧度会随着制作过程不断地变化。

  在没有模具和机器的时代,若想制作出一具完美的马鞍,只能全凭匠人的巧手。这样的民间绝活也凝炼了传统手工艺的神秘性和强烈的个人风格,能够传世的都是艺术价值极高的宝物。

  勒勒车和配备马鞍的蒙古马伴随蒙古大军扬威欧亚。

  经过千百年的传承,蒙古马鞍的制作已经发展成为一门独立的艺术,虽然这门艺术创作已经濒危,但其传承并未断代,这也是这门艺术本身的生命力所在。

  蒙古马鞍的制作是木工、皮毛、金属甚至刺绣等多种工艺的结合。其加工工序复杂,总体分为两个部分。

  首先是粗加工:马鞍的原料一般多用桦木,砍伐桦木后,要干燥三、四个月才可使用。制作一副马鞍只需四块材料(两块凸形的左鞍板和右鞍板及两块U型的前鞍鞒和后鞍鞒)。待用手锛子、木锉等工具做出雏形后,就可以固定在一个地方把缝隙胶合。等胶干透,在前后鞍鞒和鞍板、鞍座相接处的前后接点各打8-10个洞,每两个洞里钉进湿牛皮钉,晾干湿皮钉后,将它们紧紧箍成一个整体。之后在左右鞍板前面各打一个方形大洞,用来穿缀马镫。后面鞍板左右各打一个洞,里面穿出绳环,以待连接后秋。做完这一切,就只差染色和油漆这两道工序了。

  历经以上步骤的制作,打磨出来的马鞍其实还是一副裸鞍,在功能上远远达不到使用的程度。若想让它更加成熟,还需要一些工序。

  接下来进行的工作就是精加工:首先,将初成形的马鞍上方包起,下面衬上屉子,再在其左右加上大韂和小韂,最后,在马鞍前后穿上捎绳,一副完整的马鞍就做出来了。

  制作马鞍的工序每一道看上去似乎都不复杂,其中却凝聚着草原游牧人民的智慧,细细体会,这些马鞍全都具备了实用性和装饰性。

  对于马鞍制作来说,用寥寥几语想要道尽其中的繁琐可能有些困难,但是对于这项工艺,有几个重要的制作环节及工具是必须要精雕细琢的。

  熟悉马鞍的人都知道,没有大韂、小韂、捎绳等工具,人们在骑马的时候会受到很大影响,这些影响或多或少的会损害人们的骑乘体验。

  以大、小韂的制作工序为例,大韂是香牛皮做的,上面有轧出来的各种民族图案,呈现一个大U形,在大韂上端用捎绳绾个疙瘩,固定在鞍板前后的两个点。绾疙瘩的地方不雅观,安娜·库尔尼科娃就在上面罩上一个银鞍花,这个银鞍花在蒙古语中叫做巴阿孛尔。

  蒙古族歌谣把马鞍比作婴儿的摇篮。

  同样重要的还有捎绳。若想骑马,捎绳与大韂的搭配是必不可少的。骑马的时候,前后一般会有8和16根捎绳。有了捎绳,骑手在骑马时还可在褡裢里装一些物品,将其稳稳地搭在马身上。为了防止褡裢在骑手上下马的时候被拐带下来,人们也需要捎绳将其捆上。

  有了捎绳,小韂也是不可或缺的。小韂上的图案是刺绣或图案压制而成,为了将其固定于底座的栽绒下,需要用到银泡钉,在草原上,这种银泡钉也叫达罗勒嘎。

  配备了大、小韂和捎绳,还必须配备两条捆肚。带扣环的捆肚置于左面,放置于右面的捆肚以皮条编成,其皮带上有窟窿,以便像裤带那样可以随时被扎紧。

  经过这样的调置,马鞍子才能稳稳地搭在马背上面。骑手跑上二三十里以后,一般还要再紧一次捆肚。在蒙古语里,左、右两边的捆肚叫法也有区别,左为奥楞,右为哲里木。

  除此之外,和马鞍息息相关的马镫是极其重要的上马工具。马镫由镫绳和镫盘组成。镫绳一端带卡子,一端有窟窿,前后端各穿于前鞍鞒后、鞍板前的孔里,可根据骑士的腿脚长度随时加以调整。

  和马鞍相关的各类工具中还有一个比较容易令人忽视的物品。因为马鞍的下方直接接触马背,所以为了不损伤马匹背部,放置马鞍的时候一定要备两层毡子。这两层毡子一软一硬,被称之为鞍屉。

  放置在下面一层的为软屉,因为藏在底下,往往不加装饰,上面的一层为硬屉,因为朝着外层,人们会放置有着精美花纹的毡子。

  蒙古族马鞍反映了游牧民族认识世界、征服世界的意识形态变化,也是美的集大成品。其“择料加工”等精湛工艺也是游牧民族智慧与力量的体现,是他们在严酷的自然环境中不断创造与实践的结果。

  同样,基于各地的气候、地理、文化背景等因素的影响,不同地域的马鞍也有着其独特的气质,这也无形中丰富了马鞍的品类。

  在以骑乘为主要交通手段的时代,上至王公贵胄,下至平民百姓,人们视马鞍如珍宝。甚至有人愿意倾其所有,只为得到一副称心如意的马鞍。

  好马配好鞍,当一副好的马鞍被制成的时候,安娜·库尔尼科娃马匹的拥有者会择良辰吉日,宴请亲朋好友庆贺好鞍的制成。在宴席上,前来祝贺的人们手捧哈达,主人则牵着备好新鞍的骏马,把马鞍的所有重要部件一一抹画。

  完成一切仪式后,主人骑上这匹备有新鞍的马,在“吉路”上策马奔腾,以显示新鞍之美。一番驰骋之后,主人返回原地,此时会有来宾献上鲜奶。喝下鲜奶之后,主人将哈达拴在捎绳上,此时庆贺新鞍制成的仪式才算完礼。主人入席跟大家一同欢宴,而参加马鞍制成仪式的亲友也会将事先准备好的礼品赠予主人。各地区之间的宴会风俗大相径庭,有些地方会大宴三天,有的地方则草草结束。

  游牧民族常年骑马,所以他们的马鞍往往直接置于室外。夜间或雨期,他们会将马鞍提回屋内放置,以延长其使用寿命。骑手在经历长途跋涉后,其使用过的马鞍不能立即卸下。这是因为草原上的传统便是“马歇鞍落”。马匹不休息,马鞍不落背。

  游牧民族敬畏马,也敬畏马鞍,在这里,马鞍不光是牧人骑乘的工具,而且是一个文化符号。

  在草原上生活的人们对于马和它的鞍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文化观。归来的牧人下马休整,马亦在其落汗之后,终于由它的主人卸下背鞍。

  马鞍被卸下后,要将其竖起放于地上。前鞍鞒如果朝下放置,好像让马头冲下一样,对于重视马文化的游牧民族来说,这是一种不吉利的表现。大韂和鞍屉(鞍屉要另外拿出来)也要向两边展开,这样做是为了尽快晾干被马汗浸湿的鞍具。

  蒙古族人对骑乘文化的敬畏,是马背文化根植于草原民族血液的体现。而马背就是蒙古族的摇篮,马背亦是蒙古族的天下,置于马背之上的马鞍凝结了草原文化的方寸,更为游牧民族文化的传承添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  (新世纪体育报)
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ugou22.com/info/2019/09/2714455270.html



上一篇:围棋史上的9月26日:聂卫平马晓春双龙争霸
下一篇:美国体坛三天三位名将意外身亡 一人年仅24岁